健康扶貧:一個信息中心主任的“朋友圈”

2020-11-02 11:21:22

來源:CIO時代網

  作為中國CIO領域的頂尖科技盛會,2020年10月23-25日,“第六屆中國行業互聯網大會暨CIO班15周年年會”在北京隆重開幕,本次大會由CIO時代學院主辦,新基建創新研究院協辦,匯聚了數智時代的院士、頂尖行業專家、研究學者、優秀CIO群體和科技廠家,大家圍繞大會主題“新基建引領新模式”紛紛發表重要觀點。24日下午的醫療分論壇,吉林省衛生健康信息中心書記、主任、第3屆北大醫療衛生CIO班班長張啟軍發表主題分享健康扶貧:一個信息中心主任的“朋友圈”,以下為演講實錄:
\
 
  我有個習慣,喜歡把重要的事情、需要反復學習的文章都放在朋友圈里,便于查閱。這幾年開展的健康扶貧工作,我也都陸續發在朋友圈里。一是記錄事件;二是尋求支持。今天,我主要談談記錄的事件。有些人是化名,但事情是真的;有的內容涉及公益扶貧直播帶貨,大家不愛聽可以專心玩手機。
 
  一、基本情況
 
  我們單位健康扶貧包保的是長白山區的長白縣和撫松縣,都在中朝邊境上。
 
  【小單位接到了大任務】
 
  在省衛健委的直屬單位中,我們是小單位,幾十個人,還不如大醫院一個科室的人多。中心有7個科室、6個副處級以上干部。副主任劉冬長期在委扶貧辦工作,任務非常重,顧不上中心這邊。我們把兩個縣分成四個片區,一個處級領導包半個縣,于麗莎書記和趙穎春副主任包撫松縣,武金玲和唐山兩位副主任包長白縣,我總負責。
 
  我們對負責包保的2個縣20個鄉鎮33個建檔立卡貧困村,逐村確定對口包保責任人,逐鄉、逐村、逐戶、逐人、逐項全面核查,發現問題、快速整改、精準幫扶。
 
  【老同志遇到了新情況】
 
  我是2013年6月份到吉林省衛生統計信息中心做主任的,2018年初衛生統計信息中心和人口發展統計信息中心合并,2019年,又和老齡信息中心整合。每一次合并成立的都是新單位,所以,盡管我原地沒動,7年來算是換了三個單位,老家伙成了新人。
 
  以前,每年也有扶貧任務,但是像這次深入徹底開展工作,很多同志都需要學習。比如如何和群眾打交道,取得群眾信任;比如扶貧政策持續完善,需要隨時學習掌握,才能和群眾解釋清楚;比如,這些年新入職來自城里的干部職工,他們了解的農村是城郊的農家樂,不是貧困農民生活的農村,這樣的農村對他們而言是陌生的。
 
  二、幾個故事
 
  【老萬死了】
 
  去年在走訪中得知,老萬的大兒子在山東萊州打工因車禍遇難。這個幫他扒苞米的是生于81年的小兒子。當年因為超生罰得老萬十多年喘不過氣來。
 
  今年5月28日,村醫說這幾天讓老萬鬧哄死了,自殺了兩回,爬高壓電纜沒死成,上吊沒氣了又救過來,褲兜子都是大小便。我問,老萬因為啥自殺?
 
  原來,老萬腸癌晚期,去省城檢查已經沒有手術價值,疼得受不了。我說可以入院寧養止疼。村醫說,不行,這個財迷一分錢都不想花。
 
  窮了一輩子的老萬,在政府幫助下這兩年富得流油,糧倉里滿滿的,院子里停著幾輛農用車,山上十幾頭牛,成了百萬富翁。
 
  我和村醫到老萬家,他躺在破沙發上。我問為啥自殺。老萬說太疼了,不想忍了。問他為啥不住院?老萬說住院要查核酸浪費錢。我說核酸錢我出你去不去住院?老萬答應去,保證不再自殺。
 
  老萬老伴反對住院,說沒人陪護,希望村醫去醫院陪護。我說一兒一女這時候不用,等你有病也不會侍候你。做事兒能不能有點尺度?兒女的主你能不能做,老萬說能做。其實,老萬家的錢在他老伴兒手里,誰有財權誰的話語權就大。
 
  6月18日,我再次下鄉,在客運站給衛生院院長發微信問老萬的情況。院長說老萬病死了。后來,村醫告訴我這次是吃藥死的,院長擔心我難過,沒說實話。
 
  在農村,參加不了生產,就沒有存在價值,如果還要搭錢,簡直就是罪過。老萬干了一輩子活兒,一分錢都不舍得花,一個親人也不想麻煩。他就像鄉路上的野草被生活的重輪反復碾壓,生若野草,死如塵埃。
 
  【你是誰?】
 
  去年,我走訪新開溝村88歲的姜大爺,問他是否享受各項扶貧政策。他說你問的那些政策我都知道,我天天讀書看報。見我笑他,老人家領我進屋拿起一本吉林省委主辦的黨刊《新長征》雜志讀起來。老人家耳不聾眼不花。
 
  村民兵連長說,姜大爺小時候是讀過私塾的,《論語》張嘴就來,吹拉彈唱無所不精,原來是村里的會計能雙手打算盤。可惜包辦婚姻娶個精神病,生的子女遺傳了女方。婦女主任說老人會彈鋼琴、會拉手風琴,但是沒那個條件。笛子便宜,老人吹笛子,后來瘋兒子說太鬧掰斷了!
 
  姜大爺說我不能死我還有任務,我要看著彪子(意思是傻子,其實他兒子是瘋子)。村委會說已經報到市精神病醫院,等把兒子送去,老人家就能去敬老院享福了。他一輩子都在照看這兩個瘋兒瘋女,傻女兒前些年嫁出去了。在農村只要不是臥床不起的女孩都能嫁出去。
 
  今年5月30日傍晚,我們趕到村里,村支部書記說姜大爺已經送到鎮上敬老院,瘋兒子也送到了精神病醫院。
 
  第二天,我們到敬老院給姜大爺帶了4條煙。疫情期間,院里不準外來人員出入,老人家已經“彈盡糧絕”幾個月了。擁有雄厚資源后,馬上有個駝背老頭跟在姜大爺后頭做“小弟”。姜大爺念叨在敬老院看不到報刊,我問怎么回事,院長說全院只有他一個識字的,以前沒人提這方面的要求。
 
  6月16日,再次下鄉前,我在朋友圈“求助”。駐省工青婦紀檢組王迪組長捐贈了今年上半年《新長征》雜志;《新長征》雜志社捐贈了合訂本;省健康協會捐贈了《老年健康》雜志合訂本;沈陽美合康健從強為老人家買了糕點、牛奶和罐頭。
 
  到敬老院把大家捐贈的刊物、食品送給姜大爺。老人家盯著我努力回憶:你是誰來?我想不起來了!姜大爺說,我想回家看看老二。院長說他老糊涂了,忘了兒子已經送到精神病醫院。姜大爺老年癡呆病情發展很快,已逐漸感受不到關懷和幸福。有些關心來得太晚,現在有些來不及了。
 
  【生死兩難】
 
  村醫說云姐太難了。
 
  云姐是一個活夠了又不敢死的人,無望的生活壓得她透不過氣。三個正當年的男人都依靠著她這樣一個弱女子在茍延殘喘,向死而生。
 
  二十多年前她帶著大兒子改嫁老寇生了腦癱的二兒子,二兒子習慣性掉下巴頦,每次吃飯現給他掛上。她安慰老寇,等咱們老了死了,讓老大養活老二。2008年,在廊坊打工的大兒子因漸凍癥被送回來,她心疼的整夜睡不著,這個孩子知道自己在寇家是外姓人,從小特別乖巧,處處討好繼父和家人,懂事的讓人心疼。
 
  2010年,老寇在山里打松籽從樹上摔落,脊椎爆裂,癱瘓在床。
 
  云姐自責自己上輩子做了什么孽連累了家人,無數次想自殺,看著腦癱的二兒子、肢體功能日益衰弱的大兒子,自己死了一了百了,但他們就會餓死。云姐明白了啥叫絕望,就是死不能活不得。這是我們把吉數研院陳太博老師捐贈的大米,醫工所石權、微醫段海欣的捐款交給云姐。
 
  在扶貧中,我們經常面對這樣的心靈煎熬,老萬的死,云姐的絕望,貧困村醫的辭職,使我陷入深深的無力感。
 
  【一個老媽和三個棄嬰】
 \
 
  當年,駱大娘不能生育,撿了三個棄嬰。老大身體正常,村醫梁大夫說她拉呱總冒虎磕,老二呆,老三一條腿裝的義肢。
 
  老大說,我妹是個彪子,讓人家扔了;我弟少條腿是個殘廢也讓人家扔了,我娘不撿我們回來就都喂狼了。
 
  我問老大找沒找過自己親生父母,老大說他們嫌棄我不要我了,我找他們干啥!?炕上的就是我親娘。
 
  三條被原生家庭淘汰的小生命,由駱大娘含辛茹苦拉扯長大成人,一家人其樂融融。
 
  老三說過去老爹一直領著生產隊社員沒白沒黑地干活,老媽辛辛苦苦侍候我們姐弟3人,后來老爹癱瘓,老媽又侍候了7年。
 
  駱大娘去世的老伴是大跌進前一年入的黨,是德勝村生產隊長。后患腦血栓癱瘓7年后于四年前去世。
 
  我問老三,你是村里高干子弟沒給你爹丟人吧?老三說沒丟,我們兩口子都是殘疾人,村里安排我做清潔工,我們挺知足挺感激,街道掃的老干凈了。
 
  老三每個月做清潔工工資一千元,媳婦是云南人,一只手殘疾,他們有兩個孩子,身體健康,學習都很努力。
 
  無論生活如何艱難困苦,駱大娘都待三個孩子視若己出,含辛茹苦撫養成人。三個孩子成家之后,因為在一個村里生活,姐弟三人三個家庭隨時回家陪駱大娘,一大家人其樂融融。駱大娘身上散發的母性光輝和三個孩子的人性光輝交相輝映,溫暖人間。
 
  【老兵的愛情】
\
 
  姓名:趙忠誠,性別:男,級別:戰士。1947年5月14日于長白志愿入伍。1950年2月于廣東高寶山介紹入黨。96歲的老人家參加了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
 
  簡歷-入伍前:8歲至11歲玩,12至14歲念書,15至19歲種地,20歲在木廠做工,21歲種地,22歲做(模糊,看不清),23歲參軍。8歲至11歲,玩!太接地氣了,讓現在的小朋友們羨慕。
 
  簡歷-入伍后:47年5月,131師398團5連戰士;51年4月,116師347團1連戰士;55年1月,116師347團1連戰士。
 
  何時何故受何獎懲:1949年南下受手巾、襪子、日記本獎勵一次。大家別笑,我上小學時獎品也是筆和筆記本,大人們獎品是手巾、洗臉盆和暖瓶。
 
  趙大爺31歲從39軍116師347團復員,32歲娶了鄰居家17歲的女兒。
 
  小巷里堆滿了趙大爺在工地撿的廢木料、木耳種植廠的廢菌包、垃圾堆里的纖維板。
 
  昨天在村里,看到趙大爺在劈柴,今天去村里,趙大爺還在劈柴。大娘說他不是在家劈柴就是出去撿柴。
 
  柴米油鹽醬醋茶,長白山區最重要的就是燒柴,因為天氣寒冷,大半年需要燒柴取暖。趙大爺每天都在忙著四處撿柴、劈柴。我們中心的同事不理解,小巷堆的柴禾夠四五年用了,老人家為啥還四處撿柴?我告訴同事,趙大爺今年96歲比大娘大14歲,老太太比老頭都長壽,趙大爺擔心以后大娘沒柴燒。
 
  這是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林平法官、長春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總會計師王艷紅委托我們去看望趙大爺。
 
  【好日子剛剛開始】
 
  村醫說大頭對媳婦不好,我勸大頭對媳婦好一點,大頭說她是聾啞人不喊不行聽不見。十多年的糖尿病折磨的大頭的活動范圍只能限于從炕頭到炕梢。
 
  聽說大頭兒子在家準備畢業論文,我過去問問擇業情況。正好在外屋遇到小伙子,囑咐他靜下心來做好畢業論文,上班后要謙虛要任勞任怨,做老實人不吃虧。
 
  大頭在屋里炕上喊:大哥,進屋。我回他:我不是來看你的。大頭坐在炕沿上,我問他,李大夫說你今年吃了四五套豬下水,你不要命了!大頭說豬肉太貴吃不起,下水便宜。我囑咐他,你要聽李大夫的話,小頭這么有出息,你的苦日子熬出頭了,你保住命小頭才有機會孝敬你。
 
  長春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推拿科劉達副教授、天津腫瘤醫院郝尚永師兄聽說我下鄉扶貧發過來紅包,囑咐我交給有困難的人。我轉給小伙子,囑咐他馬上要畢業上班了,置辦一身行頭。
 
  三、幾點體會
 
  一是老百姓是真心擁護共產黨。
 
  【老林挺牛】
 
  老林1990年畢業回村做村醫,深得百姓信任,2004年任村黨支部書記,非常有威信。衛生室的藥免費供給村民,老林說掙錢就是給大伙花的。村集體養了93頭牛,這幾天要賣30多頭,長白山麓小農場村是優質高原牧場。老林說你們吃的牛肉嫩,都是肥料催起來的,我的牛肉有嚼頭。
 
  70年生人的老林老氣橫秋,作為全村當家人很操心。五一到十一期間,牛群在山上放養,村里有頭牛讓豹子吃了,老林找政府又賠償一頭。東北豹是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全球數量約100只。
 
  【心靈手巧的陳祥桂】
\
 
  撫松縣興隆鄉南天門村屬于旅游村,2018年村里成立了農村民藝公社,為了讓大家過上好日子,村黨支部書記王曉東請來手工藝老師教村民們學習傳統的草編工藝。冬天農閑,家家戶戶都在家編筐窩簍、繡花繡鞋,等到旅游旺季還能賣點錢貼補家用。
 
  這是我同事趙穎春副主任、王秋月工程師和67歲的陳祥桂在一起,她心靈手巧,擅長刺繡、編織,設計制作很多精致漂亮的手工藝品。
 
  【越活越有奔頭】
 
  2004年老伴患胃癌去世,2006年35歲的大兒子肝癌去世,張大娘傾家蕩產為爺倆治病。那幾年老人徹底傻了,不知饑渴不認人。現在黨和國家關心著自己的冷暖和健康,孫子參軍報效國家,老人越活越有奔頭!
 
  【養老靠黨和政府】
 
  英大娘說,現在養老靠黨和政府,一年低保給我四千塊,兒子才給我五百塊。
 
  【共產黨對我娘比我們強】
 
  駱大娘的大女兒很嚴肅對我說,我爹是老黨員,我嘮的不是虎嗑,共產黨對我娘比我們強。
 
  這些年他們親眼看到黨和國家對貧困群眾的各項幫扶。現在的農村完全做到了總書記提出的兩不愁三保障,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有保障。
 
  二是老百姓真可愛,真堅強。
 
  【厚道的小芳】
\
 
  小芳生于1974年3月24日,于1996年5月31日嫁給1958年1月6日出生的老傅。在農村最搶手的姑娘為什么嫁給老光棍?因為她智障。當我們進屋,她攆走炕上的人拉著我們坐,特別熱情。需要資料馬上找,找不到就打老傅。我們離開時又一直送出來。我鄭重地和她說再見,把她樂得前仰后合。她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快樂。在農村老光棍們娶彪子傻子瘋子的多,因為聽不懂話挨打的多,但是像老傅這么疼愛縱容小芳的少。
 
  【高貴的貧困戶】
 
  這位82歲的老人家屋里屋外干凈利索。我問她是朝鮮族嗎?林大娘說是漢族,62歲那年從山東諸城搬來的。干凈衛生是人對生活最起碼的尊重。
 
  看到村醫領著我們進園子,正在忙農活的金大娘用朝語和村醫耳語片刻,回臥室換了一件正裝回到客廳和我們交流。
 
  自尊然后有尊嚴受敬重。
 
  【做鞋墊的老太太】
 
  十八道溝村75歲的戴家珍獨自生活在解困房里。兒時一次意外一條腿落下了殘疾,行走不便,喪失了勞動能力。她說我做不了什么重活,但我的一雙手還能縫縫補補,一條腿還能蹬縫紉機,利用邊角布料做些鞋墊貼補家用,老人縫制的鞋墊厚實舒服,3元一雙,遠近聞名,我們中心很多同事們都在用,縣里表彰她“脫貧攻堅勵志獎”。
 
  【五條腿的凳子和被蛇咬的一條腿】
 
  老仇很能干,七天前下地勞動蹦過雨后積水坑驚到曬太陽的蛇被咬了一口,小腿腫的像水桶,村醫緊急處置后去縣醫院門診治療。我問他你沒打死它?老仇說打不得是保護動物。十七道溝村黨支部書記薛鋼告訴老仇,你以后拿根棍子指著蛇連說三遍讓它趕緊走,它不走就是要攻擊你,你可以打死它。大家都笑了,村里人都信任薛鋼,都聽他的!
 
  五條腿的凳子和根雕都是老仇制作的工藝品,他心靈手巧,還很有藝術品位。
 
  【能人老徐】
 
  連下了幾天雪,長白縣十二道溝鎮船臥子村的老徐(右三)挺興奮,要上山套兔子。夏天老徐用2個輪胎內胎做成筏子在鴨綠江上捕魚。雖然他一只胳膊,卻是村里能人。
 
  【長白一絕--早酥梨】
 
  67歲的老金是朝鮮領袖的遠親,1973年在39軍115師當兵,75年入黨。他在長白縣十二道溝村種蘋果梨。老金說,我在遼寧當兵學的果樹栽培,我的早酥梨皮薄肉嫩水多。老金說他的梨能存到來年4月份,我估計夠嗆,梨太嫩不好存,確實是我吃過的最好的梨。吉大正元的朋友楊振濤、高云彥看到我發的朋友圈,買了30箱;坐標軟件楊立志買了50箱,我發微信給他們“謝謝你們的善良”。
 
  上周四(10月15日),我打電話給老金,他說我知道你,去年幫我賣梨的人。
 
  老金剛完成6次放療,氣喘吁吁地說到了該得病的歲數了。我說你挺厲害,身體有當兵的老底子,扛過來了。老金問我上海醫院比吉大一院水平高吧?無錫戰友兄弟的一樣,讓我去上海治。50年了,戰友仍如兄弟,羨慕!
 
  山區里運輸困難,老金說以前每年梨都爛在園子里,后來衛生院姜大夫的愛人幫忙曬成梨干兒在網上賣。當年,姜大夫外出打工娶個福建媳婦回來。女生是農村稀缺資源,能娶到大山外面的媳婦,大家都很佩服他。
 
  三是村醫真能干,也真不容易。
 
  【字如其人】
 
  長白縣寶泉山鎮老保甲村衛生室丁濟全大夫的字寫的很好,是我認識的196個村醫里寫的最好的。診療記錄、任務臺賬筆跡工工整整。邊上這個凳子和丁大夫同齡,全鎮其他10家衛生室的辦公桌椅還不如他的,缺胳膊少腿,麥迪斯頓姜書庚花了一萬多塊錢給11家村衛生室全部換成新的。衛生院長王亮東自費買了10斤燒酒送給他。當地燒酒夠勁,純糧釀造,歡迎大家去品嘗。
 
  【啥事都管】
 
  長白人說的要臉兒是指有尊嚴。92歲的高老太太肱骨骨折,為了大小便不麻煩別人,幾天不吃不喝。在龍崗衛生院院長王春發的“命令”下才開始進食。王春發轄區的所有村民,他隨口就能叫出名字,說出患病情況。他在村里很有威信,老百姓家大事小情都找他商量。
 
  【跨界服務】
 
  七道溝河是長白縣和臨江市的界河,村醫江曉立負責河兩岸村民的健康,我問他退休后是不是要投奔兒子,他說我的生活圈子在這里,大城市人再多和我也沒啥關系。他的兒子是哈工大博士,村小校長金永七說這孩子太聰明,小學畢業我告訴江大夫,必須送城里上學別耽誤孩子。
 
  【缺兩顆牙照相不好看】
 
  老張指著村醫宋大夫說他總來看我,怕我死炕上沒人管。我問老張對村醫服務滿意不?他說太滿意了。我問滿意你咋不樂呢?老張說不能樂缺兩顆牙照相不好看。
 
  原來想發動大家給他捐款鑲牙,后來發現院子里的蔬菜是駐村干部幫他種的,老張太懶。主要還是我們差錢兒,全口牙3000元,農村老人豁牙漏齒的太多,幫不過來。
 
  【幫別人自己也很難】
 
  這個瘦弱的男孩腦炎后遺癥,腿腳、語言不利索,父親是盲人,母親精神分裂。通化衛校畢業后,同學介紹來村衛生室幫忙,對全村工作了如指掌。男孩家在外地。我問他,想家嗎?經常回去嗎?他說不回去。
 
  冬天時,中心于麗莎書記來衛生室凍得拿不出手來。麗莎書記心疼小伙子,問他,這么冷,晚上住能受得了嗎?小伙子說白天入戶巡診時老鄉家里暖和。我們給小伙子買了幾箱方便面,給他10袋大米,中心職工給他捐了一千塊錢。小伙子不要,我說我們這個年齡都是你長輩,長輩給的你敢不要?你服務好村里老百姓就是對我們的報答。
 
  今年上半年,小伙子考取了鄉村醫生資格證正式上崗了。九月份,縣里告訴麗莎書記小伙子辭職回家了,他父親一直催他回家務工分擔家庭負擔。山區村醫薪水微薄,很難養家糊口。麗莎書記想給他發微信,發現自己被刪除了。
 
  村醫們肩負健康扶貧重任,但是,有的村醫本身就很困難,需要全社會關心幫助。
 
  四是農村真需要衛生健康信息化。
 
  致富村,我們去的季節是8戶15人,前營村冬天剩下20多人,八盤道村40多口人。全村每人每天去村衛生室看兩次病也養活不了村醫。我經常看到各地為解決農村群眾看病就醫問題制訂各種政策,推動縣鄉醫生駐村服務,醫學院校特招農村大學生回村服務。十幾年來這些政策持續推動,應該沒有徹底解決問題,否則不會一直到現在還在推動。但是,如果應用上互聯網+醫療健康,必然會事半功倍,也就是總書記說的信息技術會讓醫療健康“如虎添翼”。
 
  通過走訪,我發現幾百上千人的大村不存在村醫短缺問題,服務人口多效益好,大家都搶著干。真正缺村醫的是幾十人、一二百人的村子,這種情況在老少邊窮的地區很常見,留不住人,留住了平時也沒啥事,業務很快荒廢了。當地村衛生室、鄉衛生院只有發展遠程醫療、智能輔助診斷、可穿戴設備才能解決問題。毛主席說“農村是一個廣闊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為的。”懇請各位同學和信息技術企業關注農村衛生健康信息化。
 
  這是我同事趙穎春副主任為撫松縣、長白縣衛生院長們講授健康扶貧管理信息系統貧困人口數據維護。電子政務科王秋月工程師教村醫王兆軍操作貧困人口患病數據維護。王兆軍很快就學會了,王秋月舉大拇指贊他。
 
  這是億陽信通、吉視傳媒工程師為長白縣、撫松縣中醫院調試遠程醫療,當地可以與長春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省中醫藥科學院附屬醫院專家視頻問診。目前,全省所有鄉鎮衛生院和二級以上公立醫院都實現了遠程醫療服務全覆蓋,包括中醫院。
 
  五是無處安放的鄉愁。
 
  【老董挺帥】
 
  這個村海拔1260米,可以遠眺白雪皚皚的白頭山。這里天氣冷的早,老董在室內的泡沫箱里栽著香菜和小蔥,一看就是熱愛生活的人。我說你挺帥啊!老董不好意思了,照照鏡子說以前沒人說過呀!
 
  出了董家大門,村醫告訴我老董兒子酗酒雙目失明,靠74歲的老董侍候。這時候,老董從屋里追出來嚷著,山東口音太重。我問村醫老董說啥。村醫翻譯說嗑嘮的挺好的,怎么說走就走了。我說是不是我夸他帥他愛聽。村醫笑了,參地退耕還林后,村里沒幾戶人家,老人太寂寞了。
 
  【相依為命】
 
\
  錢大娘與患精神病的兒子相依為命。她編的蓋簾20元一個,但是現在用電飯煲的越來越多,買她產品的越來越少。
 
  兒子病情發作就打錢大娘,村醫說這小子下死手打他媽。我勸錢大娘送兒子住精神病醫院。大娘說兒子太可憐了,從小老實,外出打工總挨欺負才患上的病,我能活幾天就照顧他幾天吧!1952年生人的錢大娘24歲從山東沂水嫁到長白山溝里。
 
  【遇到老鄉】
 
  生于1938年的于錫山老人是山東文登人,我祖籍是文登山后張家村的,老人家高興地說我知道,我是葛家村的。于錫山老伴韓梅花是山東膠縣人。
 
  于錫山老人的兄弟姐妹都在山東老家,十五年前回去團聚過。現在歲數太大了,哪都去不了,想兄弟姐妹們時就翻看影集。
 
  【嚴峻的農村養老形勢】
 
  后院75歲的老楊說老國婆子活不長了,糊涂了,見誰罵誰,不敢罵我,我年輕。(郭大娘85歲)
 
  這些年,農村人口向城鎮轉移,村小學撤并,村里只剩下老人。我問村支部書記薛剛,你們村最年輕的是誰?49歲的薛剛說是我啊!村里如果有孩子在路上玩兒,好多人會出來看。村干部說,有一天傍晚我看窗外村子主路,昨晚下的雪地上,一整天只有一溜狗跑過的腳印。安放我們鄉愁的地方正日漸老去。
 
  六是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
 
  【周大爺呲牙笑了】
\
 
  20年前的一天是周大娘的生日,因為腦瘤導致失明的周大娘想吃肉。當時61歲的周大爺沿著不大遠村的山路跑到八道溝鎮里買完肉又跑回來,看到老伴倒在門口已經去世了。周大爺說健康扶貧政策自己都享受到了,很知足。但是想到二十年前沒錢給老伴治病,想到她遭的罪就心疼難受。
 
  我詢問老人家身體狀況,周大爺說沒牙了,只能囫圇半片吞食物,所以每天都要吃胃藥,說話漏風,別人也聽不懂自己說話。
 
  吉林智慧醫信崔洋看到我在朋友圈發的微信,當即聯系鎮衛生院,提出為周大爺鑲牙捐款。院長鄒懷東深受感動,馬上安排口腔科醫生李燕鵬上門為周大爺服務。周大爺戴上假牙嘴不癟了,顯得年輕了。他說我想吃梨,想了好幾年了。李燕鵬領著興高采烈的周大爺到鎮上集市買梨。這口牙三千塊錢,換來老人余生的幸福,崔洋說太值了。
 
  【香子的“兵器”】
 
  17年前的一場車禍改變了香子的一生。車禍造成她顱腦損傷癱瘓在床,丈夫棄家而去,14歲女兒自殺,剩下她一個人,村委會安排鄰居幫她做飯。
 
  香子的炕上擺著4根木竿,有拉窗簾的,拉飯桌的,開門的,開電視的。床上有3根繩子,有關門、關窗的,有拽自己腿的。這些木竿和繩子擴大了她的活動范圍。
 
  朝鮮族非常衛生干凈,但是癱瘓在床的香子只能偎在臟被窩里。床上有根粗下水管,屎尿自己處理。王沫迪是我們信息中心很陽光很善良的一位大姐,從家里給她帶來嶄新的床上用品和被褥。
 
  省委省政府2008年捐贈的電視機已經壞了,因為電器更新太快,沒有配件,修不起來。吉科軟王春發看到我發的朋友圈,為香子買了電視機并留下1200元錢。信息中心同事文生、士龍和孫詠將電視安裝好。電視節目是香子了解外部世界的唯一渠道。
 
  村醫對香子說,這個電視有遙控器,不用棍子捅,你省了一件“兵器”。
 
  【大勝的企盼】
 
  用村醫李長富的話說,大勝原來是村里最能干的人,聰明,啥活兒他看一眼就會。16年前,伐樹時被砸成高位截癱。家里一兒一女,四口之家全靠愛人培芝在村里做環衛工人養活。柔弱的培芝精心照護,大勝16年來沒有褥瘡、沒有抑郁。我問培芝,有啥需要幫助的,培芝說沒有,都挺好的。我問大勝,你這張雙人鐵床多占地方啊,培芝給你翻一次身很費勁,我幫你換張護理床吧。大勝說不用,家里地方小,大學寒暑假兒子回來還要睡在自己身邊。臥室里還擠著一個20年前的舊衣柜、一張飯桌。我動員培芝全換掉,科學安排有限空間。大勝聽著也很興奮,拿出手機給我看一款拼多多上的醫用護理床。
 
  這是我在朋友圈發的求助信息,省衛生健康委審批辦于馨麗看到后為大勝捐的醫用床。這是中國銀行長春工農大路支行黨員干部捐款為大勝買的衣柜,為他兒子買的單人床。這是中行孟爽擁著培芝安慰她,培芝說謝謝你幫我們,話音未落眼淚就下來了。
 
  趁我們裝配衣柜和單人床,培芝跑到園子里拔了一大編織袋白菜給孟爽,孟爽不拿,我勸她收下。回來的路上,孟爽問是不是拿了(白菜)她心里好受些?培芝要臉兒(自尊心強),李長富是大勝初中班長,多年來一直幫忙照顧大勝,只是醫藥費可以優惠但不能不收,否則培芝就不再去了。
 
  大勝的理想是坐起來、腿放下、腿抬起來、左翻身、右翻身。現在這張床都幫他實現了,或者說于馨麗都幫他實現了。
 
  在江蘇讀大學的兒子是大勝的驕傲。兒子原來讀動物科學專業后來不忍心解剖動物轉系到外語學院。我說壞了,外語學院女生多,談戀愛費錢啊!大勝說女生是挺多,兒子班級39人只有7個男生。健康無憂姜險峰說讓孩子每周末到我公司來勤工儉學吧!
 
  【省紅十字會贈藥】
 
  我們中心包保的兩個縣均為邊境山區縣,有的村衛生室服務人口非常少,只有幾十口人,村醫收入入不敷出、生活困難。村醫個人承擔村衛生室藥品采購壓力很大,有的藥品臨近保質期,村醫也不舍得處理。
 
  我們和森祥科技、吉林大藥房發起為包保的兩個縣共33個重點貧困村衛生室捐助藥品,為生活困難的村醫捐助衣物及生活用品。省紅十字會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牛繼東協調亞泰集團為撫松、長白捐贈價值一百萬元的農村常用藥品。長白縣衛生健康局局長王林說,這些藥解決了村衛生室大問題。
 
  【莫以善小而不為】
 
  農村留守老人多,體弱多病,腦血栓老人想出屋曬太陽,行動不便,好不容易出去了回屋都費勁。如果能有個輪椅、有個拐杖就方便多了。
 
  總書記講要扶真貧、真扶貧,少搞一些盆景,多搞一些惠及貧困群眾的實事。什么是實事?讓老百姓能實實在在感受到黨在關心自己就是實事。給扶著墻走的貧困戶、聽不著聲音的貧困戶、癱瘓在床的貧困戶,買個拐杖、買個助聽器、買個輪椅,讓他們走出去、聽得到、看得見、坐起來就是實事。好的拐杖五六十,使得住的助聽器一百多塊,差不多的輪椅三四百。我們和聯宇合達發動職工開展捐助行動。
 
  臨江市六道溝鎮七道溝村的老金家兩口子因為疾病聽力都不好,與周圍溝通起來很困難,大家一直以為他倆是聾啞老人。當捐助的助聽器送到,老金很認真地學習如何佩戴和使用,非常開心地說:“我耳朵罷工兩年多,啥也聽不到,感覺像傻子一樣,現在好了,我們也能和大家嘮嗑了。”
 
  這次捐助活動為長白縣、臨江市的失能貧困戶購置拐杖21把,助聽器30個,輪椅6輛。
 
  【需要幫助的人就在你身邊】
 
  李克強總理在今年5月28日答記者問中提到“我們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1000元。”這6億人就在咱們身邊,每個月要靠這點收入維系衣食住行、吃喝拉撒。扶貧工作任重道遠,只要全社會共同努力,大家齊心協力,能力大的做大事,能力小的做小事,沒有能力的哪怕陪貧困老人聊聊天、出出主意,都是在做貢獻。
 
  脫貧攻堅是一項歷史偉業,作為信息人能夠參與其中,并為之努力奮斗,倍感光榮。
 
  謝謝大家!




相關資訊

數字趨勢 · 洞見未來:2021中國行業數字化...

2020-11-25

第20期政府CIO論壇順利舉行 聚焦政府新一代信...

2020-11-24

數字趨勢,洞見未來 | 2020年度中國優秀CIO...

2020-11-24

【邀請函】第41期CXO直播間

2020-11-18
久久小说吧-最新全本txt小说免费下载-久久小说下载网